<span id="be1a3ca2cb"></span><address id="bf71acc549"><style id="bg9c4dae3c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bl6b1f3dc2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
          网站地图 中国养殖创业网 - 一个能给你养殖创业思路的站!

          热搜:发酵床养殖 肉狗养殖
          广告位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养鸡 > 养殖鸡 >

          养猪养鸭拼命赚钱 81岁老人将养孙女送进了大学

          2017-01-12 15:34 [养殖鸡] 来源于:未知
          导读:  20年前,家住黔江区石家镇马脑顶村62岁的陈一朗,在赶场回家的路上捡到一名弃婴。捡回家后,精心抚养,送其读书习字。

            20年前,家住黔江区石家镇马脑顶村62岁的陈一朗,在赶场回家的路上捡到一名弃婴。捡回家后,精心抚养,送其读书习字。19年后,这名被捡养的女孩,通过自己寒窗苦读,终于金榜题名,可把这81岁的老爷爷却乐得整天合不拢嘴。就在老爷爷的笑脸中隐含有一丝苦楚时,社会各界知道老爷爷家情况的好心人,纷纷捐款助其“孙女”上大学。

            “你这次上学,要感谢党和政府及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。在学校里,不要过于节约,每天要吃饱穿暖,钱该花的得花。不够了,大姥姥在家给你想法子!”9月5日,在该村5组的一片玉米地,一对“爷孙”一边收割玉米,一边温馨地聊着。这对有着“爷孙”年龄的人是养父女。养父名叫陈一朗,曾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退伍军人;养女名叫陈贵英,是今年考入四川外国语大学新生。走在回家的路上,陈一朗向记者讲述他用19年时间,将一名弃婴培养成一名准大学生的经历。

            赶场回家捡到一弃婴

            “姥姥”,是养女陈贵英平常对陈一朗的尊称。在这个家,这种特殊的称呼,源于陈一朗当年在朝鲜时听到的称谓,也就是外公外婆的意思。所以陈一朗从小就教陈贵英喊他“大姥姥”,喊他老伴何中仙“小姥姥”,喊他儿子为“舅”,喊他女儿为“姨”。

            1997年5月17日上午,从石家镇赶集回家的陈一朗,走在本村境内一小地名叫三岔河的地方,忽然听到前面路口有婴儿的哭声。陈一朗开始一惊,便寻声往前走,在一公路边发现了一个小背篓,哭声就是从背篓里传出来的。陈一朗走进一看,背篓里装着个刚出生的孩子,一看四周均无人逗留。陈一朗还在包裹婴儿的小被子处,发现一张写有孩子的生辰的纸条,他一下明白这孩子是哪家丢弃在路边的。

            陈一朗当时很犹豫,捡吧,自己家已是儿孙满堂。不捡吧,见这孩子哭起很难受。于是,陈一朗当时就萌生了一个想法,如果附近有适合捡养孩子的家庭要喂养,就让他们抱过去。

            陈一朗把孩子抱回家后,赶紧叫老伴河中仙准备热开水,打开孩子随身携带的半包奶粉,叫小女儿陈菊仙给孩子兑奶粉。看到奶粉不多,当天下午,陈一朗又跑到石家街上给孩子买奶粉。她担心买错牌子了孩子不吃,就根据孩子目前吃的奶粉沿街找。

            据了解,陈一朗在捡这孩子时已经年满62岁。当时他有三儿两女,四个儿女都成家了,并且两个孙子都好几岁了,和他一起生活的有老伴及一个小女儿。根据他家的情况,是不符合捡养条件的。

            无人领养又送不出去

            “我捡回家后,就一直喂养着,等着哪天有人前来领养。”陈一朗说。

            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,从最开始每月吃4包奶粉增加到8包,一个月的奶粉钱就要300多元。待吃到1岁后,就给她喂饭。

            “好的是当时我每个月都有点退伍的津补贴,加上每年猪和鸡都喂得多,卖了来买奶粉。”陈一朗说,当时在家照管孩子的有我老伴和女儿,我只负责奶粉钱。在贵英5岁时,她小姨就出嫁了,就由我和老伴带着。在孩子6岁时,我们就把孩子送到学校里读书。也就在孩子上学这年,陈一朗的老伴也因病去世,照顾孩子的重担就落在他一人身上。

            在那段时间,曾经有好心人劝陈一朗把孩子递出去,可没有人愿意领养。 “我都养到6岁了,孩子又特别乖巧。就算当时有人愿意领养,我还真舍不得嘞,毕竟5、6年对孩子都养出感情来了。”陈一朗说,这孩子确实很听话、很体贴人,上学放学都不要我们去接,回家还做一些简单的家务活。

            陈一朗说,把一个捡来的孩子养大并不难,最难的就是上户口。由于捡养也要通过办理相关手续,陈一朗当时只是想给孩子一个家,从小学到初中孩子一直是黑户,直到陈贵英上高中才上户口。

            “按照当时陈一朗家,确实不符合捡养条件。可他由送不出去,也只好养着。根据老人家的实际情况,在后通过村里和镇上与辖区派出所多次进行研究,才把户口解决了。”该村党支部书记陈中明说。

            养猪养鸡送其读书

            贵英从小都是一个很励志的孩子,从小学到初中的成绩都是班上前三名。陈一朗原打算让孩子初中毕业后,她可以外出打工自己挣钱。后来看到自己的孙子考上了大学,陈一朗就暗中鼓励养女,说:“你看大舅家的哥哥都考上大学了,你读书也要加把劲,将来也考上大学,让大姥姥高兴一下!”

            只因大姥姥的一句话,陈贵英更加努力学习,中考以612分考入黔江民族中学。当时让陈一朗大吃一惊,没想到这孩子还是个读书的胚子。待养女上高中时,陈一朗已是78岁了。然而这个古稀老人却暗下决心,只要养女能读,就是砸锅卖铁也要送她读上大学。

            陈一朗每月有1000多元的退伍津补贴,在农村,生活是不愁的。可要送一个读高中的学生,这些津补贴远远不够。由于他患有高血压、心脏病、冠心病、腰椎肩盘突出、风湿等多种老年常见的疾病,常年需吃药。

            为了送养女读书,养猪养鸡都需要粮食。陈一朗一人在家中不仅耕种有近6亩地的庄稼,每年养两头肥猪、50只鸡供陈贵英读书,直到陈贵英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,陈一朗脸上才有了更多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“这孩子很听话、能吃苦、也很孝顺,哪怕在黔江读高中,每两周都要回家来帮我干农活。她每次回家我都很反对,担心影响她的学习成绩,就叫他少回家,家里的活我能干。”陈一朗笑着说。

            考上大学 社会圆她梦

            陈贵英上大学的报名费用将近1万元,陈一朗计划把家里唯一的一头肥猪卖了,另外卖30只鸡,凑齐5000元,剩下的他准备去贷款。在第十届“武陵都市报?黔?江区关工委??中科集团圆我读书梦”活动感恩晚会上,陈贵英作为受助大学生之一,记者了解到她家情况后,在5日下午与社会爱心人士一起,前往陈贵英家看望这对生活得不平常的“爷孙”。

            陈贵英家住马脑顶村卫生室附近,是两间破旧木房。一邻居告诉记者,这对“爷孙”正在对面坡上抢收苞谷,需要等一会,他们回家要从我家门口路过。

            记者按照邻居的指引,走到“爷孙”俩忙碌的玉米地,一个身清瘦的老人与一个子不高的女孩子,将金灿灿、沉甸甸的苞谷棒子扳到背篓里。

            走进“爷孙”俩的家,他家的木房子,由于年久失修,下雨天屋里是水漫金山,只好在楼顶用塑料油布罩着,以防滴下的雨水打湿地面。

            看着这一老一小的住房,前往“李三爱心服务队”的部分志愿者,当即给陈贵英捐款1000元,区残联、区民宗委、区教委也为陈贵英从其他渠道争取了助学金,石家镇政府也将给她1000元奖学金,社会不少爱心人士也通过微信红包、银行账户为陈贵英凑集上学款,让陈贵英顺利入学。

            “感谢各级政府部门及社会爱心人士的支持,我会发奋学习,不负厚望。待我读书毕业有了正式工作,努力去实现两个心愿:一是当一名优秀的志愿者,多去帮助那些困难群体。二是好好孝顺我的大姥姥,给他创造一个新的生活环境。”陈贵英坦诚地说。


          编辑:养殖小编)

          本文由中国养殖信息网为您整理推荐:www.zg-yzxx.com,仅供参考,谢谢!
          推荐文章

          百万发彩票平台

          | 养殖信息网 | 养殖创业网 | 中国养殖信息网

          百万发彩票

             版权所有

          免责声明:养殖信息网免费为用户提供的养殖信息以及养殖经验、疾病认知等文章资料均收集自网络,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,并不构成建议。

          本网站不为本页面提供的信息错误、残缺、延时或因依靠此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负责,创业有风险,三思而后行。